老子要做任务你t给我把第十六个世界给我打开

 一根聊赖的烟,在这个稍显清冷的初冬中被点燃,那个只披着睡衣,肆无忌惮的在独处的院落中溜着鸟的男人,推开了那代表着他无人知晓的荣誉的房门。
 
    ‘呼呼呼’
 
    ‘啪’
 
    这是酣睡的鼻涕泡泡被打断的声响,微不可查,却又十分的分明。
 
    “谁啊,深更半夜的不睡觉,敢打搅你笑大爷的好眠,难道说,这破烂的院子的外观,已经隐藏不了它豪华无双的本质,终于有那识货的毛贼,前来光顾这座小院了?”
 
    “啊哈哈哈,我笑忘书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了,若是明日间顾爷见到了我的威武身姿,一定会对我的能力给予大大的肯定的。”
 
    “呔!毛贼!看招!”
 
    就在这笑忘书准备金光大作,装神弄鬼一番的时候,将嘴巴上的香烟不耐烦的拔了下来的顾峥,就喝止了笑忘书这个浪费能量的行为。
 
    “你可拉到吧啊,看清楚了来人再说话办事,省省你那可怜的一事无成的能量吧,若是到了下个世界,还是没有多余的系统供给你吸收,你是不是就找到了新的偷懒的借口了?”
 
    听到了顾峥的声音,桌子上的笑忘书惊讶的从半空中直接就摔落了下来,带着惊恐的语调询问到。
 
    “顾,顾峥,顾大爷,您这深更半夜的不睡觉,来这书房做什么?”
 
    “难道说,您没得手?您这是打算一不做二不休的用我的致幻能力将那个房间的女人给直接办了?”
 
    “嘿嘿,这不好吧。”
 
    莫名的,顾峥就从笑忘书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猥琐。
 
    气急的顾铮两三个跨步走到桌前,根本就不废话,抄起笑忘书就是这么一摔,轻蔑的笑道:“看好了,你爷爷的这身打扮?”
 
    “像是没得手的样子吗?”
 
    “我顾峥泡妞,什么时候还要借助外力,别侮辱人行不?”
 
    “我这大半夜的不睡觉,你还不明白我要干什么?”
 
    听到了顾峥这颇带威胁的话语,这桌子上的笑忘书则是惊恐万分。
 
    “你,你想要干什么?难道说一个女人已经满足不了你了吗?”
 
    而这般的脑回路,顾峥只觉得自己的脑容量是跟不上了。
 
    他一把将摔得岔了气的笑忘书再一次的攥在了手中,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道:“老子要做任务,你t给我把第十六个世界给我打开!”
 
    虽然去了另外一个世界用的是另外一副皮囊,但是顾峥还是将身上那件蓝色的睡袍腰带给简单的裹附了一下,用毫无外露的身躯去迎接新世界的金光大盛了。
 
    笑忘书这种非人类,永远不会明白,走肾不走心之后的空虚。
 
    越是激情达到了,在一切落幕之后就越是寂寞,顾峥不知道他在现实生活之中,能否找到与他携手一生的伴侣,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去笑忘书的世界中,排遣那越来越盛的寂寞。
 
    “就这样吧,咸鱼的人生也是人生啊。”
 
    顾峥带着这一句谁也没听到的话语,向着笑忘书的金光到了最时所破开的时空,一头就扎了过去。
 
    待到顾峥刚在新的世界之中睁开双眼,还没等仔细的观察一下周围的情况呢,就被身后的一下大力的撞击给推到在了街道的一侧。
 
    “少爷,少爷你没事吧。”
 
    耳旁一个比他还要不顶事的声音响起,带着几许令人心烦的哭腔,让心情不好的顾峥只感觉到了阵阵的烦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