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战之中的顾峥,就再一次的刷新了她对自家少

 “闭嘴!吵死了!”
 
    若是猜测的不错的话,那个在他耳边嗡嗡嗡的声音口中所说的少爷,难道就是他?
 
    自己竟然还能穿越到一个名叫少爷的人的身体之内?
 
    这是自从海顾都峥之后多久了,没有享受过这般的待遇了?
 
    可是还没等顾峥稳住身形,从窃喜之中反应过来呢,一股更大的骚乱就从他们的身后响了起来。
 
    “闪开,闪开,都闪开点,贵人出行,闲杂人等都给我闪的远一些!”
 
    随着这一行人的话音落下,队伍之中不少的仆役打扮的人还纷纷的抽出手中佩带的武器,朝着那些来不及散开的百姓们抽打了过去。
 
    一时间是大人闹孩子哭,原本繁闹的市集之中是一片的狼藉。
 
 731 我是谁?
 
    而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顾峥,则是强忍着肩膀上被撞击的疼痛,勉力的将自己挪到路边,想要将自己与这群人先隔绝开来再说。
 
    可惜,顾峥不是那开着主角光环的上天的宠儿,他越是怕什么……就越来什么。
 
    不想引起他人注意的顾峥,他刚才抵达这个世界,却因为委托人身后所背负的东西,引起了那群造成扰乱的主人那群嚣张跋扈的人之中……能当家作主的人的注意。
 
    一个尖锐又刺耳的声音在这个闹市之中响起,声音不大,却是足够的清晰。
 
    “我瞧着那路边的人,身后是不是背了一张琴?”
 
    那些专心的伺候自家主子的人,则是立马就将视线,都放在了顾峥的身上。
 
    “大人真是目光如炬,在这么多人中间都能看到最重要的人。”
 
    “您看的没错,那个小子的身后的确是背了一张琴。”
 
    听到了下属的禀报,这人群之中,被八人共抬的轿辇之上的那人,就呵呵呵的阴笑了起来。
 
    “今天的运气真是不错,出门就碰到了一个好彩头。”
 
    “宫内分管乐坊的赵忠前儿个还跟我说,自打这大司乐死了之后,那乐坊之中的人越发的不顶事了。”
 
    “皇上想要听上一个完整的曲目,竟是连百八十人的大乐都凑不齐了。”
 
    “最近陛下的身体是一日不如一日,我瞧着,怎么也要让陛下乐呵乐呵才是。”
 
    “既然顺路碰上一个了,那就有一个算一个的,都给我请进宫里,给陛下演奏吧。”
 
    “喏!”
 
    大人的命令下了,小的们还等什么,咱们上吧。
 
    听完了吩咐的那群恶奴,是撸胳膊挽袖子的朝着顾峥的方向冲了过去。
 
    而就在顾峥挑了挑眉毛,打算四处寻摸一下周围有什么东西能够暂时的充做武器抵抗一下的时候,一道瘦小的身影就义无反顾的挡在了他的身前。
 
    “少爷,你先走!小枝替你抵挡一阵!”
 
    一个瘦小的背影,突然就冲到了他的面前,虽然怕的微微的颤抖,却像是充满了无尽的勇气一般的,勇敢的去直面这如狼似虎的仆役。
 
    在对方朝着他挥舞起了大棒打算将其驱散开来时,还依依不舍的转头,像是在告别一般的瞧了顾峥最后一眼。
 
    而就是这一眼,让顾峥就是一捂脸。
 
    这年头不知道是这委托人有毛病呢,还是想要玩情调啊,那挡在他面前的人……分命就是一个身材娇小的侍女。
 
    虽然做着书童的打扮,但是那懵懂懂的如同小鹿一般的大眼睛,以及那娇小的耳垂之上的两个明晃晃的耳朵眼,都昭示了对方的性别……为女。
 
    亏得他一个大男人,竟要靠这样一个干啥啥不行的女人来保护,这也太丢人了吧。
 
    得了,自己每一个世界之后的缩脖子装鹌鹑的策略,在这个世界之中,可能要省省了。
 
    今天他顾峥,就要和这街上的恶霸好好的切磋一下了。
 
    甭管怎么着,我的武器就是你了。
 
    打定了主意的顾峥,下手是十分的果断,他抽取一旁菜贩子挑菜所用的扁担,右手一挥,左手将那个叫小枝的侍女往身后一扒拉,迎着那群恶奴冲了过去。
 
    “起开,别阻碍你家少爷的发挥!”
 
    打蛇随棍的本事顾峥本就不缺,现在这少爷的名号就自称了起来。
 
    而一旁被顾峥推开的小枝,则是噔噔噔的后退两三步,十分震惊的瞅着那个莫名就高大起来的背影,仿佛第一次认识她家少爷一般的难以置信。
 
    “可,可是少爷,你,你的武,师父说了,您就是三脚猫的水平啊!”
 
    但是小枝的这句话刚说完,那边陷入到了乱战之中的顾峥,就再一次的刷新了她对自家少爷的认识。
下还直摇头呢,现在,现在怎么这般的厉害了?”
 
    可不是厉害吗?
 
    只见那战团之中,站着一个瘦高的男人,他骨架不粗,甚至有些过分的纤瘦,一袭现如今最流行的玄色大袍,在他的身上挂着……还有空荡荡的撑不起架子。
 
    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却将手中的扁担使的是状若疯魔,泼水不进,辗转腾挪之间是攻势凌厉,在防守的同时,还抓住对方的空隙,时不时的反击一下。
 
    而他的每一次出击都是恰到好处,总是能将那些凶神恶煞一般的仆役手中的武器给有效的击飞,可是他也只能做到如此,毕竟这围住他的人太多,一时之间两方人竟是僵持在了一起,谁也拿谁没辙了。
 
    见到一群人竟是久久的拿不下一个人,那个在轿辇之中的恶主就不耐烦了起来。
 
    他那阴测测的声音,再一次的在这个纷乱的场子中响了起来,让所有的人心中就是一凛。
 
    “你们怎么就这么死脑筋,既然那个男的拿不下,那就将他身边的人给拿下不就结了?”